【空軍組】Loving Stranger

404 no found



Chapter1 是夜晚啊


对大多数人来说,费尔顿或许只是个邻近市区、位于巴斯与伦敦之间,普通而无趣的通勤中继站,每日承载近四、五十人次往返归处与工作地的交织点。这个位于布里斯托南郊,毫不起眼的小地方,对整个英格兰的全体人民来说或许是平凡而无奇的,唯独一人例外。

柯林斯‧埃利奥特独自站在铁道边。月台和铁轨边缘因火车重复性驶过而散落的几块石子在夜色中显得脆弱而不堪一击。柯林斯闭起眼,让思绪漫步在静谧的夜暮之中,穿过冬季寒夜中几乎冻僵的空气,步入宁静。他只有在心情非常糟糕低落时,才会有此举动。今晚就是这样的状况。


这里是费尔顿——柯林斯‧埃利奥特的家。


每一次,柯林斯跨进费尔顿修道院车站一道又一道的门廊时,他便体认到少有的平静,因为他又来到一个从他小时候便不曾改变的地点,但同时,又因为这样的不变而焦躁烦扰。他曾经住在这里,费尔顿修道院车站仅一条街外一处老旧的别墅,同一条街上除了几对老实的老夫妇外,还住着几条流浪猫。这里,藏着柯林斯太多太多秘密了。他想过摆脱,但家乡的束缚使他始终离不开这些。因为一些无可抗力的理由,原本离开家乡的他不得不放弃。放弃伦敦,放弃那些他努力挣来的一切——以及最宝贵的,梦想。

现在,他诸多的梦想都回到各自的坟墓里去了,而他终有一天,也会步入那深不见底的深渊。这也正是今晚他会如此低落的原因。不管别人怎么说,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讲始终是种失败,说到底,自己就是个被生活打败的人了。他早已没有任何理由与借口,从今以后,理想将变得更加困难而遥不可及。


叹口气,提起脚边沈重的行李,柯林斯一手环抱起那只雕琢细致的提琴,再怎么不舍也不得不收起望向伦敦的视线,回过头踏上归途。


「呃—— 抱歉。」


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一位衣装端正,长相清俊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柯林斯面前,手边提着一款经典皮质旅箱,厚重的大衣沿着胸前第一颗银釦一路扣到最底,单色保暖毛帽压得极低,包裹住整个头部与耳侧。柯林斯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是个非常怕冷的人了,然而与眼前的人相比起,耐冷这件事儿似乎获得某种崭新的定义。


「抱歉,请问Aerospace Bristol在这,对吗?」


「Aerospace Bristol?」


几乎与柯林斯疑惑的话语同时,对方低声说了声「是的」,轻轻地点了下头。他们交谈时,男人甚至没法抽空看他一眼;相反地,对方时不时会望向天空,瞇起双眼,像是在努力抵抗逆光的太阳那样——即便现在早已入夜。柯林斯对此感到疑惑,疑惑的是眼前的人竟巧合地与他有着相同的习惯。但最后柯林斯只是摇摇头,指向费尔顿市区的方向。开口时,心中那些躁动的疑问又重新安静下来。


「你该搭到下一站,靠近费尔顿市区的那站。」


大概是不断赶路的关系,对方看上去显得有些疲惫。再加上天色已晚,入夜的深冬任谁都会感到劳顿,更何况是个远道而来的异乡人。他当然知道没必要,但对此,柯林斯还是忍不住多嘴了。


「但这时间点估计没什么车了...... 这附近有几间不错的住处,如果有需要的话——」


「不,我—— 」


男人顿了下,犹豫了一会儿才将一手探入大衣胸前的口袋,抽出一样对柯林斯来讲熟悉无比的东西。那是一个信封,仅从纸材特殊的一角就能看出是来自英国皇家空军的信件。事实上,两周前,柯林斯也曾经收到过这样的信,内容是源于无可抗力之事的请辞获准,以及官方制度式的合约文件。也因为如此,柯林斯便曾小心翼翼地、细细看过信封上的每一处细节。他甚至闭上双眼,任凭纯粹的触觉取代视觉感官,纸张细致的压纹一点一点地刻划在他的触觉记忆里。这动作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毕竟,那是他与军中唯一也是最后的连系。


「我得送这封信件到一位朋友手上—— 时间有些赶—— 我等下班夜车过去吧,或者其他办法—— 谢谢你,谢谢。」


「啊,没事的。」 


柯林斯笑了笑,视线由那紧紧擒住他目光的信件上移开。他不是个喜爱探人隐私的人,但信上两行清晰的字迹却没能逃过他的眼睛——那双本该奉献给空军的双眼。




                   ——


          致 罗伊.麦尔肯 



              您诚挚的

     贝尔科.法瑞尔 中校 


                ——




一封来自空军的信件,由一位军官亲笔写下。贝尔科—— 贝尔科.法瑞尔。对柯林斯来说,这两个名字都是陌生的,照里说,他本就没有任何理由为此感受到什么。但没由来的——根本是没由来的,他突然感到悲郁——只因两个从来没听过的名字。那些费尽心思摆脱的无力感又一次萦绕住他。或许,人的情感就是如此脆弱;一件单纯的小事、一样简单的物品,甚至一个单词或者一个字母,就足以荡起涟漪。事件与事件总是相互相连,情绪只要稍被掀开便会越荡越广。此刻,柯林斯竟想起那些待在英国皇家空军的日子,那些既向往也怀念的生活,所有无法达成的理想...... 


但最后,他只是面带微笑,安静地退开身来:




「那么,祝您旅程平安,先生。」




——旅途平安,柯林斯。随时欢迎你回来。



柯林斯踏出车站,望着男人将去的方向。他想起同袍在他离开时诉说的道别,以及那个当下,自己又是如何天真地、正经八百的误解了「释怀」两字。


--


圖> 

依然是個不會填土的坑

哦齁

评论
热度 ( 16 )

© SatuR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