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組】FCF / 特工AU - DEFCON 1

>後續更新已移除(是的你沒看錯


00 It wouldn’t mean a showdown


" 告诉我,Collins,告诉我这跟你没半点关系。 "

年长的男人侧过身,抽出一叠资料啪地甩在桌上。那声响震醒了他几乎不复在的思路,外头延绵的细雨让Farrier回到出席DEF CON (1) 的去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在拉斯维加斯,举头是同样一片漫天灯火,电子仪器断断续续地闪烁不同指示的灯号,散热片尽责地运转,空气里弥漫硬体特有的冷硬气味——以及Collins—— 那个兴奋地对他滔滔不绝,前一晚没看天气预报而忘了带伞,笑起来全然无害的青年。

他们都没有变,唯一不同的是,Collins的态度和身分如今成了把利刃,死死地抵在他颈侧,他的所有行为不再是依着自己的本意而行;Farrier早就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成了被刀架着走的人了。

他突然想起那些老套的侦探片,几个万恶的嫌犯和小镇警探私下共谋,于是警探双手一摊放走了嫌犯,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相信眼前手持血刃的现行犯不是杀人凶手。是啊,老套、离谱——愚蠢。


他们面对面坐着,Collins凝视着Farrier。


Collins的蓝眼睛蓝得像是春日的苏必略湖。摊了满桌的文件一张张沉进碧蓝的湖底,像是不曾浮出水面,没能兴起一丝波澜。面对这些,年轻的探员只是安静地低下头,垂眼扫过每一张印有MI6机密档案编号的纸本文件。

他全都记得。

他记得每一张纸上头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份文件中的每一个解码序列、每个看似散乱而实则有序的文档中纪录的所有日期、人员勘查列表、列管名单,甚至能明白指出哪几页提到了Farrier,哪几页没有;哪怕有些字里行间只是隐晦的提起了几个和Farrier的作为有关的单词,他也能一眼认出来。毕竟桌上这些,全都是他亲手写下的。他是个聪明人,也明白Farrier此刻希望听见自己斩钉截铁地否认一切,好免去接二连三的审讯或者一些更不可言的麻烦事儿。


但Collins婉拒了。


重新对上视线的时候,Farrier并没有得到他所期待的答案,取而代之的是特有的、他们彼此都极其熟悉话语。那句子缓慢地、幽深地从Collins微起的唇间吐露而出:


" It wouldn’t mean a showdown, Farrier. " 

Collins倾身,在爱人额上落下一吻。


 " It wouldn’t mean a showdown , it’s just a beginning. "




Chapter1   /  That’s Why We Met


01. DEF CON

一年前- 拉斯维加斯


他老觉得天气欠他一个道歉,不论是五年前还是现在。


他倚在门边,停下脚步,望着眼前一片骤雨。拉斯维加斯很少有这样的大雨,而Collins也从来没那个习惯带伞。

运气差吧——就像那次一样。

低下头,金发的青年突然就这么认认真真地埋首研究起自己皮鞋边上一滴滑落的水珠。他实在不喜欢雨天,那些令人着脑的往事也是发生在这样的滂沱大雨之中。


工作人员忙进忙出地整理会场,不远处几个学生结伴着从这栋楼跑到另一栋楼,大衣湿透,护在身侧的电脑却一滴水也没沾到。这让他想起自己的学生时期,那时候自己似乎也干过类似的事。为了保住花费大半年才做出来的改良式射频标签,浑身湿透的赶到实验室,之后连续请了两天病假。

......难道真要这么走出去吗。

Collins想着。无奈自己不是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想找人搭个伞回到饭店估计不太可能,更别说他得赶在晚餐前回去汇报长官。

叹口气,伸手整了整西服外套,不甘不愿地迈开步伐——



「这里可不常下雨。」



「是——是啊。」突来的一句换来Collins脱口而出的回答,踏出一半的步伐又缩了回来,「你也没伞——」

「不,我带了。」男人笑了笑,礼貌的对Collins伸出手,「 Farrier Clint Elliot。」

「啊,你好,我是——」

「Collins,对吗?」

「是的,Collins Artis Murdoc…… 抱歉,没别的意思,只是......呃,我们见过吗?」

「如果刚才夺旗赛开始前你有走到左边的方桌拿酒还差点绊倒的话,有的,我们见过。」


「至少我见过你,而且不只一次——不只在这里。」Farrier接着说,「也许你有印象?」

「没。 ......咳......我是说,抱歉,我好像没什么印象。」

Collins尴尬的笑笑,为表友善而将脚尖朝Farrier的方向转了一点儿。他就是有这么一个小毛病,总是回答得太快,尤其在酒后和雨天。但这绝对没有恶意。

「如果我见过你,我会记得的。基于一些原因我对人几乎过目不忘。」

「是吗。」

「抱歉?」

「我们见过,在马里兰州 (2) 。」


Collins看向他,很长一段时间就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一身标准西服,梳理整齐的深色短发和硬挺的五官让他看上去像个干事俐落的上流人士,但从方才那样不疾不徐的姿态和谈话方式看来,显然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Collins敢说,眼前的人不是军警出生,就是其他更敏感的职业——跟自己很相近的......


——等等,马里兰州 ......?


「......马里兰州,呃......滿大的。」

试探性地,Collins温和的笑了下,言下之意是"我想你认错人了"。 Farrier没答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Collins趁着對方回头查看雨势的空档又一次偷偷打量了那人一番。

男人一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另一只手臂挂着一把精致的黑色直伞,一晃不晃贴在身侧。视线移动到侧脸时,Collins才发觉对方眼角有一条淡淡的伤疤,划在左边眉骨边上的位置。或许再偏一些就会致命,或者伤及视力,或者......


「啊,国安局——没错,当然了。」

Farrier突然回过头,与此同时,Collins依旧是那张满脸困惑的表情盯着他猛瞧。换作平时,Farrier大概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归类到最初阶的谍报工作者的范畴,但Collins不一样。这个年轻人从一开始就让他印象深刻。


「Collins Artis Murdoc,你在情报战上相当优秀,刚才的夺旗赛也很杰出......还有,我想,我们也算是合作过。」


是了,他们合作过,他想起来了。

在一次重大电磁领域秘密行动中你来我往的设计出Stuxnet蠕虫 (3),反覆测试这只病毒的编码和能耐。大概也正因如此,Farrier才会在他身边停下脚步。

他老远就觉得这个年轻人莫名熟悉,果然不出所料。当然刚才DEFCON上Collins特殊的表现也是原因之一......噢,还有这场大雨,Farrier总是愿意出借一半的避雨空间给任何需要的人,不过他也曾因此吃上一计重击,好在当下他多少有点准备,否则估计又是血洒街头。


「那么......你应该还记得西门子PLC (4) 是如何运作的,对吗?」

「啊,Stuxnet!我知道我不该提这个的,但能参与那次行动实在相当荣幸,它运作得好极了!」

Collins笑了起来,现在他是真心诚意地将双脚都朝向Farrier的方向了。

「我记得最开始着手进行编码的时候,有个人给大伙起了个非常精彩的头,是你?」

「是我,不过更之后就是你了。」

「生活在一个中介的世界,谁能笃定的说另一头没有另一个人指引呢?」


Farrier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毕竟那是自二战破解纳粹的恩尼格码密码系统 (5) 之后,在电磁领域最重大的秘密行动了,这类组织紧密的行动自然有各路知情或不知情的人员参与,很显然Collins是最普通的一群,而Farrier,论背景、论经验,都理应是全权知情的一个。简单来说,身为国安局和联合国资讯安全与网路犯罪顾问——广义而论也是Collins的长官之一的Farrier Clint Elliot,就如同大萤幕上那些谍报电影的高阶情报人员一样,有各种各样的身分,每个身份都有不同的关系人,不一样的名字、职业,甚至不同的法定血亲——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依稀记起了Collins这个名字,但并不常留意,直到这次DEFCON聚会。


是因为夺旗赛。


DEFCON每年的CTF比赛是该会议中最著名的活动,在很多其他的学术或军事技术会议中也被引入,而眼前这名年轻人,才刚引导团队赢得了这场攻防赛的冠军,更别说Collins当下看上去简直喝蒙了,还差点将酒洒在键盘上。比起其他认认真真干事的孩子,Collins似乎是里面最随兴的一个了。

说真的,Farrier没想到出了场外,Collins是这么一个谈吐温和单纯的人。

一个一被挑起兴趣就聊个没完,把正事忘得一干二净,丝毫没有一丁点在NSA内部时那样精明干练的样子,却又时不时散发出某种思虑周密而谨慎小心的气息。然而,撇开这点不谈,他还是得提醒眼前的年轻探员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没办妥的话,后果也会非常非常严重的事。

于是他开口,一边撑开那把黑色直伞,妥妥地站定在门廊边望进那双湛蓝的双眸:


「我送你回去吧,就快要过了汇报的时间了。」


但Farrier并没有成功护送Collins回去。年轻的探员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从兴奋转变成惊愕,匆匆看了眼表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出门廊,一边道谢一边嚷着一串F开头的编码:


「我的帐号!加我!拜托!虽然我知道你也算是我长官,但......」



但......?

好吧......更之后的话他實在听不清了,但至少记住了整串编码,而且正好,他并不介意在拉斯维加斯交个朋友。


---


备注:

(1) DEF CON :世界骇客大会。 DEFCON (也写做 DEF CON, Defcon, or DC) 是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安全会议之一

(2) 马里兰州:美国国安局(NSA)所在

(3) Stuxnet蠕虫:是美方于2005年用来对付伊朗核子计画的电脑蠕虫(恶意程式),这只蠕虫用长达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一点一点绑架伊朗的离心机系统。直到最后一刻,当制造铀235的离心机转到失控碎裂的时候,数位控制中心的人仍不知道是系统遭骇,因为stuxnet蠕虫巧妙地拦截了一切异常数据,将正常数据和的安全的绿灯标示显示在萤幕上

(4) 西门子PLC:西门子的S7-417工业可程式控制器。伊朗政府当初就是用这个控制器来运作制造浓缩铀的离心机

(5) 恩尼格码密码系统 :又译哑谜机,或「谜」式密码机,是一种用于加密与解密文件的密码机。确切地说,恩尼格玛是对二战时期纳粹德国使用的一系列相似的旋转机加解密机器的统称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88 )

© SatuRN | Powered by LOFTER